袁媛 等|平灾结合的城市蓝绿空间规划研究

袁媛 等|平灾结合的城市蓝绿空间规划研究

 袁媛 等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昨天




图片来源:作者绘制



平灾结合的城市蓝绿空间规划研究


作者简介

袁 媛( 通讯作者):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yyuanah@163.com

何灏宇: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硕士研究生

陈玉洁: 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博士研究生

关键词:蓝绿空间;健康社区;健康城市;平灾结合


摘  要

城市蓝绿空间为防灾隔离提供天然屏障,并能为居民提供健康的活动空间和路径,具备相应的应对和恢复能力。本文首先总结蓝绿空间对居民健康影响的理论和实证研究;再基于平灾结合的理念,在以人为本、刚弹相济、系统布局、因地制宜的原则指导下,尝试探讨构建应急防灾蓝绿空间体系。平时,构建多尺度、全要素、全覆盖的蓝绿空间健康格局;灾时,合理调用蓝绿空间,构建多功能、多层级、高效率的应急防灾系统。本文对健康人居环境研究具有科学价值,对于增强城市韧性具有实践意义。


本文引用格式:袁媛, 何灏宇, 陈玉洁. 平灾结合的城市蓝绿空间规划研究[J]. 西

部人居环境学刊, 2020, 35(3): 10-16.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下载阅读全文


0

引 言

新冠肺炎疫情对健康城市的建设目标和其健康服务功能提出更高要求,目前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治疗和康复部分,蓝绿空间的生态属性为防灾隔离需求提供天然屏障,并能为居民提供增强体质的活动空间和活动路径,可以作为预防医疗资源之一。已有研究大多关注城市蓝绿空间对于居民的健康影响,然而少有基于健康影响研究成果对蓝绿空间规划进行探讨,因而相关理论成果转化为实践应用缺乏指导性的策略框架。


本文总结蓝绿空间对居民健康影响的理论和实证研究,关注蓝绿空间对不同居民群体的健康效应及群体的健康需求,尝试探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下的蓝绿空间规划策略,以期为“健康城市”和“健康社区”建设提供参考。

1

城市蓝绿空间的健康效应研究

1.1 居民健康与蓝绿空间的关系研究


蓝绿空间暴露(exposure to green and blue spaces)是指日常生活中暴露在居住地与活动地的周边蓝绿空间,从而获得其带来的健康效益。作为城市自然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蓝绿空间具有净化环境、提供景观与休憩场所等社会生态服务功能。蓝绿空间可以减少心血管、呼吸道等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降低肥胖风险,提升心理健康和认知能力,通过减少健康风险暴露、促进健康行为活动、提供心理恢复能力和增进社会交往四个路径和作用机制实现健康效应。


1.2 蓝绿空间影响居民健康的路径和机制


蓝绿空间影响居民健康的路径和机制表现在以下四方面(图1)。


图1 蓝绿空间影响居民健康的路径和机制


减少健康风险暴露:从切断传播途径方面,蓝绿空间通过提升空气质量、掩盖交通噪声、缓解热岛效应等,进而影响居民健康。疫情灾害期,及时启动应急机制满足应急柔性空间利用,提供收治场所、应急避难场所与留白场所。


促进健康行为活动:邻里自然环境好、可达性高的地区居民更有可能进行体力活动和自然体验活动,体力活动刺激人体内产生啡肽、脑啡肽等“快乐”激素,为居民提供日常的生态产品与服务。而在疫情灾害时期,蓝绿空间的促进作用也更有助于保护易感人群。


提供心理恢复能力:环境心理学中的减压理论(stress reduction theory)和注意力恢复理论(attention restoration theory)强调环境能够降低精神压力和修复涣散的注意力。疫情时期,在保护易感人群方面,通过眺望蓝绿空间,能够降低精神压力和修复涣散的注意力,可以获得审美愉悦与放松,进而影响其健康。


增进社会交往:平时绿地、河(海)岸等地方提供了邻里交往、参与集体事务的交互空间,是城市居民提升社会资本的重要载体;疫情灾害时期,可提供防灾演练、志愿者组织等集体事务的场所,通过增强社区凝聚力与认同感等,调节社区氛围进而影响健康。


当传染性疾病等公共卫生事件突发,蓝绿空间除提供上述软体服务外,其提供的硬体产品可应急调用,作为城市中防灾空间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并结合以上日常生活的影响路径,构建防疫的“天然屏障”。


1.3 城市蓝绿空间暴露对居民健康的广州实证


本研究团队近年来重点关注城市蓝绿空间对居民健康的实证研究,以广州为例,先后做过两次大规模问卷调研和深度访谈,对重点社区进行建成环境详细调查,研究显示蓝绿空间对不同群体居民确有健康效应。


1.3.1 绿化空间暴露对居民身心健康的邻里影响研究


利用2016年广州30个社区(图2)的1029份有效问卷,提取NDVI(归一化植被指数)、公园绿地比重、最近公园距离和绿视率四个指标,研究发现:一、社区绿化暴露通过减缓心理压力提升居民的身体健康水平。距离内城区公园越近,越能增强居民去公园的意愿,减少居民肾上腺素的分泌和交感神经兴奋性,从而缓解心理压力。二、社区绿化暴露通过促进体育锻炼和促进社会交往提升居民的心理健康水平。内城区绿地为居民提供锻炼场所,体力活动增多刺激产生啡肽等激素;社区内高大树木、社区公园等提供纳凉和活动空间,居民在此处锻炼、休闲娱乐、交流互动等,促进居民交往、参与社区集体事务等。三、绿化暴露对社会不同阶层存在显著差异,尤其是对弱势群体,对中低收入群体(月收入低于5000元)身心健康的减压作用更强,对女性群体身心健康的减压和促进社交作用更强。




图2 绿化暴露研究社区分布


1.3.2 蓝色空间暴露对老年人心理健康的邻里影响


利用2019年广州20个社区966份的老年人有效问卷数据(图3),提取NDWI、水域比重、人均水域面积、斑块分离度、最近水体距离6种蓝色空间指标,研究发现:一、人均水域面积通过减少环境污染、促进社会交往对老年人的心理健康产生影响。较差的水环境不能有效减少肾上腺素分泌和交感神经兴奋性、提供安全宜人的长期场所、促进老年人社会交往、净化空气质量。二、亲水性通过缓解压力进而影响老年人心理健康。亲水性河流景观安全性也较高,老年人驻足时间较短(1.513h),静坐、漫步等行为可降低应激激素(皮质醇)水平,心情也较为愉悦。



3 蓝绿空间研究社区分布

2

平灾结合的城市蓝绿空间规划

2.1 城市蓝绿空间规划原则


以人为本:城市蓝绿空间是促进全人群健康的重要载体之一,且对低收入、老年和女性群体等弱势群体的健康促进作用尤为显著。因此,城市蓝绿空间规划应给予适当倾斜,加强对各类弱势群体服务需求的考虑。


刚弹相济:“冗余空间”体系是城市防灾减灾系统的重要部分之一,而蓝绿空间是城市空间系统冗余性的最重要来源之一。在规划中应以城市内外的蓝绿空间为基础,做好刚弹相济的战略预留。


系统布局:通过城市开放空间的系统布局形成韧性有余的城市结构,进而提高城市抵抗自然灾害能力。


因地制宜:不同规模、功能定位和设计特点的蓝绿空间应因微观场地而宜、而异,作为不同防疫功能用地的应急调用场地。


2.2 城市蓝绿空间规划策略


2.2.1 “平”:构建多尺度、全要素、全覆盖的蓝绿空间健康格局


响应城市健康格局的构建,统筹城乡生态空间,优化城市总体用地布局,加强城市蓝绿空间的供给与合理化布局;加强城市蓝绿空间的连续性,强化社区开放空间与城市蓝绿空间体系的联系,实现城市绿地的“最后一公里”全覆盖;整合生态基质、生态斑块、生态廊道等元素,构建廊(生态廊道)—面(城市公园绿地及水体)—线(慢行绿道及滨水空间)—点(社区微绿地及水体)的蓝绿空间体系。


2.2.1.1 廊:预留生态廊道,保障蓝绿供给


在国土空间宏观尺度下,生态廊道的预留是城市蓝绿空间体系建设的基础,有利于城市组团的合理划分,避免城市高密度开发下过于集中的城市形态,为公园绿地、绿道系统的布局提供了空间保障,提高城市蓝绿用地比例。结合城市中楔形绿地、带状绿地等大型绿色空间建设生态绿廊,利用城市江河等自然水体和大型人工水体建设生态水廊。生态廊道的控制还应与盛行风方向相契合,引导自然气流流向城市建成区,优化城市风环境。


2.2.1.2 面:优化公园绿地布局,为防灾单元体系储备空间


城市公园绿地是城市中数量最多、与居民健身休闲活动最为密切相关的空间,且城市公园绿地通常设置有一定用地比例的水面,相比于单纯的硬质健身活动场地,面状蓝绿空间对居民的身心健康具有更加显著的促进作用。而在非常时期,城市公园绿地的用地可灵活转换为防灾用途,是城市防灾工作物理空间最主要的补充途径之一。


2.2.1.3 线:依托线性蓝绿空间规划城市慢行系统,串联蓝绿要素


通过建设绿道等慢行系统,串联城市蓝绿空间以及各个社区,加强社区与城市蓝绿空间体系的联系,使城市蓝绿空间组织更加完整,提升城市蓝绿空间的可达性。充分依托城市自然水体、公园绿地内的人工水体等蓝色空间,规划城市慢行系统的走向,并结合生态水廊的生态和通风功能,降低慢行疾病特别是呼吸类疾病的发病率。


2.2.1.4 点:加强社区微绿地建设,实现全民共享


步行可达的社区公共绿地是居民日常锻炼和社交行为的重要载体;社区微绿地在防疫中不仅起到了“冗余空间”的作用,可应急调用为就近隔离和防护的临时空间,为基层防控工作提供了物理空间支持,还能够优化社区通风环境,在疫情期间为居民就近提供健身活动空间和滨水休闲空间,对疫情期间居民身心健康起到积极作用。


社区蓝绿空间的服务能力需覆盖全人群,尤其是老年、女性和低收入群体等社区弱势群体。由于老年群体对社区蓝绿空间具有更高的依赖度,蓝绿环境暴露对其健康的影响都较于其他年龄段影响较为显著,社区微绿地的建设应结合一定比例的蓝色空间,为老年人营造舒适的户外活动环境,并配套休息座椅和低强度体力锻炼设施,场地需设置无障碍设施,保障老年群体的可达性和可使用性;考虑到部分老年人照顾家庭儿童的需要,老年活动场地可结合儿童活动场地就近布局。社区中的女性和和低收入者也是规划的重点关注对象。由于工作和生活上压力(如育幼),女性在业余时间更倾向于长期待在室内而减少户外活动,对此规划应在社区内就近设置户外健身场地,同时加强社区微绿地与城市绿地系统的联系,通过绿道等线性绿色空间建设衔接各个社区级步道,串联、整合城市和社区蓝绿要素,将社区微绿地作为城市绿地系统的末端补充,发挥社区微绿地对于健康生活的引导作用。


2.2.2 “灾”:合理调用城市蓝绿空间,构建多功能、多层级、高效率的应急防灾系统


在公共卫生事件期间,病患排查、收治和隔离、物资储备和供给等防疫工作和病后疗愈工作的压力骤增,针对日常需求的常规空间供给将面临超负荷的状况。蓝绿空间作为战略预留空间,对缓解应急物理空间紧张状况具有重要意义。此外,公共卫生事件尤其是呼吸类疾病突发期,控制适宜的隔离分区规模和保持良好的城市风环境是控制疫情、降低发病率的重要基础。


2.2.2.1 城市尺度:应急调用全要素蓝绿空间,构建多级应急响应的防灾蓝绿空间系统


从蓝绿要素形态来看,廊状、线性蓝绿空间在疫情防控中主要发挥隔离防护和促进城市通风的作用,为居民的健康提供最基本的保障,对疫情时期的防护起到兜底作用。江、河等大型蓝色空间通常是城市分区的边界线之一,且具有天然的隔离防护功能,可有效减少疫情的大规模跨城区传染;道路防护绿地等线性蓝绿空间可作为防灾单元的边界和屏障,加强单元隔离。面状城市公园绿地和点状社区微绿地为防灾工作直接提供物理空间支持,相关部门应及时完成具有应急功能的蓝绿空间的平灾转换,快速实现疫情期基础设施和临时性功能建筑的紧急布置。


构建社区—防灾单元—防灾分区的城市应急防灾多级响应系统。在城市防灾分区的统一调度下,各单元保持良好的联系与协作,根据具体需求灵活调度物资,进而实现整个防灾分区中防灾物资供给的动态平衡,保障各单元的基本需求。各防灾单元作为第二层级隔离单元,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在短期内满足单元内的防控需求(图4)。


图4 城市应急防灾多级响应系统示意图


2.2.2.2 场地尺度:因地制宜地最大化发挥城市蓝绿空间的应急效用


蓝绿空间在疫情防控中的作用因类型而异。对于廊状、线状蓝绿空间,除发挥通风功能外,还应充分利用其在形态上的天然屏障特性,如卫生隔离绿地、河流道路防护绿地等带状绿地可用于构建特定功能的线性路径,减少与公共路径上人流的接触,或实现通行人员的分流。


面状和点状蓝绿空间可通过分类分级调配来弥补防疫工作空间的欠缺。通过疫情空间信息、区域可达性、用地适宜性等信息综合判断不同区位、类型、规模、设计特点的城市面状蓝绿空间的应急功能等级和类型,实现高效功能转化和精准供给;点状社区微绿地则应满足社区单元内部防疫工作的空间需求,如搭建临时避难和收容场所、防疫物资存放及分配点等。总而言之,灾时面状和点状蓝绿空间的应急调用应因防疫工作需要和空间特点而异,同时考虑各类人群的需要,重点满足以下功能需求。


一是满足病患排查、收治和隔离的需求。


在新冠肺炎期间,武汉等城市在对人群细分的基础上,扩大不同类型收治和隔离空间的供给,包括社区隔离点及诊所、一般医疗机构、方舱医院以及定点医院等,形成了分级分类应对的防疫空间网络。借鉴武汉等地的分类管控模式,城市中飞地、江心岛等具有特殊自然地形和地理区隔特征的蓝绿空间,可作为方舱医院的建设场地,利用其天然隔离的优势,切断交叉传染渠道;大型城市公园绿地通常具有充足的空间和完善的配套设施,可作为“小汤山”医院等集中收治场所的选址;社区集中式公共绿地可用于搭建临时的病患排查和初步诊治场所,引导居民就近排查和收治,以分担定点医院的压力,降低接触性交叉感染的风险。以上具有应急防疫功能的城市蓝绿空间应提前建设水电、能源供应设施以及储备专业集中救治设施。


由于绿色空间开阔且空气质量较好,其中蓝色空间所附带的滨水空间更是为病患的生理和心理康复疗养提供了天然且优质的场地,相较于常规的医疗场所和设施,以蓝绿空间为基础布置的临时医疗场地在疾病疗养和病后康复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因此,在临时医疗设施布局选址和建设时应处理好绿色空间、蓝色空间与医疗设施的空间关系,充分考虑病患的健康需求,结合蓝绿空间合理规划活动场地和流线。另外,考虑到老年群体是公共卫生事件的易感人群,也是疫情期间收治的主要对象之一,应选择整体地势平缓,与周边高差较小的场地,必要时增设无障碍设施,保障临时医疗场所的可达性和弱势群体疗养期间的安全。


二是满足应急物资储备和供给的需求。


在综合考虑疫情空间数据和居民物资需求的基础上,可依托城市蓝绿空间建立城市应急物流、物资储存和配给系统。在城市防灾分区的基础上形成分区—社区两级供应体系,分区内的大型城市公园绿地可用于建设物资供应和调度指挥中心,负责重要防疫物资的管理和次级物资储存、供应点的物资统一调度;社区单元则充分利用社区微绿地临时改造而成物资的临时存储和发放场地,保障社区内部物资的供给和配送;同时各社区级物资点之间保持良好的协作和信息流通,共同维持分区内物资供需的动态平衡。在规划物资供应场地的同时还需注重相应社区服务的配套,对于社区中行动不便或老年群体,社区应加强内部点对点物资配送服务,通过上门配送物资解决弱势群体自取不便的问题。


三是满足病后疗养与恢复的需求。


在公共卫生事件初步得到控制后,城市仍面临着以病患康复疗养为主的工作压力。因蓝色空间较其他户外场所对于改善公众健康和幸福感有着更为显著的积极影响,可作为病患康复疗养场所纳入相关规划。因此在进行公共康复疗养场地筛选时,首选蓝绿空间比例适宜、配有高品质滨水空间的城市公园绿地,尤其是对于老年群体而言,立体绿化水平高、水域覆盖较多的场所更有利于促进其身心健康;康养场所可结合临时医疗设施场所进行布置,提升病患恢复的效率,进而加快灾后城市秩序的重建。对于病患较轻的居民,可采取社区疗养的形式,减轻城市公共疗养设施的服务压力,除常规的社区疗愈机构外,社区微绿地也可作为社区户外疗养场地,可对品质优良、环境适宜的微绿地进行改造,置入临时疗养防护设施,以供居民病后疗愈使用。场地的规划需重点考虑弱势群体的活动需求,结合儿童、老年群体等易感人群的日常活动习惯和活动场地偏好规划户外疗养区域和特定活动线路。

3

结论

本文从城市蓝绿空间的健康效应出发,探讨平灾结合的城市蓝绿空间规划策略(图5)。“平”时构建多尺度、全要素、全覆盖的蓝绿空间健康格局,构建廊(生态廊道)—面(城市公园绿地及水体)—线(慢行绿道及滨水空间)—点(社区微绿地及水体)的蓝绿空间体系,从减少健康风险暴露、促进健康行为活动、提供心理恢复能力、增进社会交往四个路径方面影响居民健康。“灾”时合理调用城市蓝绿空间,构建多功能、多层级、高效率的应急防灾系统,在城市尺度上构建应急防灾蓝绿空间系统;在场地尺度上因地制宜地最大化发挥蓝绿空间的病患排查、收治和隔离、应急物资储备和供给、病后疗养恢复等应急效用,完善应急防灾蓝绿空间体系。


图5 平灾结合的城市蓝绿空间规划策略示意图

未来研究将在规划实证中进一步验证与深化,旨在为“健康城市”和“健康社区”建设提供参考。


(文章编辑:申钰文)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微信号 :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新浪微博 :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期刊网址:www.hsfwest.com


声明

本文版权归本文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欢迎转发

微信编辑:苏小亨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