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说 | 他们正在想 怎么做好一个年轻人

N说 | 他们正在想 怎么做好一个年轻人

 nko品牌中心 nko日兴设计 3月27日

1961年,一群富有远见的实干家与哈佛商学院合作共同创建一所24万平方米的新校园-艾哈迈达巴德印度管理学院。路易斯·康(Louis Kahn)作为一名对校园设计有点情节的大学教授,首当其冲成为了最为合适的建筑设计师。

最初的校园规划是把教学楼、图书馆、餐厅和教师办公区放在主楼里,学生宿舍布置在西南侧的外围-棋格状排列,而教师住宅则隔河与宿舍相望,后勤人员宿舍放在更远的南侧。这样的规划布局符合Kahn倡导的servant space和serviced space原则。宿舍为教学服务,教师为学生服务,而后勤为整个校园服务。



艾哈迈达巴德夏季平均气温达到40度以上,建筑适于空气流动的空间走向,宿舍和教室互相联络自然通风,斜向布置避免阳光直射。“院落”成为了单体建筑的主要构思,院落空间便于人与人相遇邂逅,主楼的中心庭院就是从办公区域伸展到教室翼。


主楼


位于校园中央位置的主楼建筑包含图书馆、办公室、教室和餐厅。图书馆居中,馆前平台+办公走廊+教室走廊将中庭草皮三面围绕起来,是否有种“坐拥天下”迎望两翼群臣的意境?



四个教师办公单元用三个绿化院落分隔开,山墙封闭单朝院落开窗。六个独立的教室被走廊串联起来,为避免教室眩光,采用局部条形开口设计。



两翼面向中庭的走廊实墙开洞少,师生们日常穿行在光影之间叫我好似羡慕(未来有望成为网红打卡地哦)。图书馆入口含蓄的后退一步,拨开一个菱形室外门厅,礼貌避开西向阳光直射的同时又维系着入口在院落中的C位关系。




两个教室楼梯分别连接预应力混凝土建造楼板组合成楼梯前厅,建筑师用一系列砖拱结构围成一个个三角形的吹拔空间。




南北两端的巨大圆形孔洞把光柱投到走廊上,阳光剪影显露出这座建筑的点点沧桑。



Kahn曾说过“structure is the giver of light”-结构是光的赠与者。走廊上的栏板很低,学生们随时可以坐下来休息,与光而谈。


周边


入口

内庭


学生宿舍


Kahn把学生宿室围合着公共空间,将中央释放出来,形成一个独立的小天地。将建筑角部打开的手法在现在看来也不落伍,厚重的体量立马衬出现代感。为了能让宿舍里的学生们更为凉爽些,建筑师将方形单体切为直角三角形。十间宿舍分两组成直角排布,中间布置了环绕茶室和楼梯等公共空间。十八栋单体建筑组合采用棋盘式布局,好像又肩并着肩。Kahn运用连续的砖拱把底层挑空,解放出来的部分形成几个连续的通道,向外扩展形成丰富的象牙塔群居舍。平日里,象牙们迎来送往,回忆绵长。




经典立面


 考虑到天气和成本问题,Kahn竭力少用柱和梁,多利用拱券结构来解决承重问题。为了实现平面和外墙巨大圆洞的跨度,他把拱分解成上下结构,上部是承受拉力和压力的砖拱,下部是受拉力的钢筋混凝土横杆,杆角部接受上部砖拱的压力传递,这样的拱券结构也成为他独有的建筑符号。也有后人形象的把它称呼为最早的光井和自然冷却系统。



校园墙壁上的裂缝和风化印都在向我们叙述着Kahn的故事,圆窗和拱弧投下的影子在墙面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穿过开孔圆洞的光线突显着红砖的纹理,立面曲线玲珑宁静沧桑,生活在砖工厂里的年轻人们被沃土滋润着成长,建筑师好像也在帮助红砖头完成它们的梦想。



校园里猫、狗、松鼠、孔雀、乌鸦、鸽子随处可见。草坪上躺着只狗,我走过去它就四脚朝天撒欢,妥妥的戏主,动物和几何立面相互对话和碰撞,共同诠释着印度本土文化,一物遮阳通风,一物净化青年人的心情。




1974年3月,路易斯·康(Louis Kahn)在印度返回美国的途中猝死。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中,他来到印度和孟加拉完成好几个城市梦想。30年后建筑师山姆森·瓦莱索感慨道:“他不在乎这个国家是否富有,也不在乎工程最终是否能实现,世界从此保有了他最后的作品,他为此付出了生命,这也是我们怀念他的原因。



其他


礼堂




N说





策划出品|nko品牌中心


合作邮箱

nikko@nikkogrou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