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有与无之间的暧昧——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

↑2013-04-19 厂商:Canon 型号:Canon EOS 5D Mark III 光圈:F/4.0 曝光:1/160s ISO:200 焦距:70mm


有与无之间的暧昧——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

       2010年,“由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与西泽立卫(Ryue Nishizawa)共同成立的建筑事务所(SANAA ),获得普利兹克奖”(Pritzker Prize)。曾有人评价:妹岛的建筑,简约,冷静,精致,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暧昧在里面,她的极简风格,她的磨砂玻璃和纯美的意境充满了日式的精致与淡淡的惆怅,就像是川端康成的小说“那种寂静的美似乎把时间都凝固了”。
       而对于她与西泽立卫的合作,正如他们的作品总给人有种“有与无之间”的暧昧。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来自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的自我剖析描述:

女建筑师

       女性并不总是做小东西,也喜欢做大的东西呀!因为大型建筑会有许多人参与,也有许多人使用。另一方面,我也做小东西,喜欢设计物品,例如汤匙和私人住宅,这是非常个人的设计。大家总以为,只有男人才做大型设计方案,我想这只是因为过去建筑界女性不够多。现在情况大不相同,女性建筑师增加了。只是大家常说女性给人的印象软弱。所以,与其说当女人很辛苦,我反而认为,或许只是我们做某些事的作法有些微差异。的确,这是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有好有坏。由于我是女人,或许在有些男人会开始吼叫的时候,我却不会,只是冷静的说:我不能让你这么做。另一方面,由于女性不多,有时候男人会对我们宽容一点。

共同合作

       SANAA是我与西泽立卫在1995年成立的事务所。虽然我们以SANAA的名义合作,但也以各自的名义成立工作室。在1987年自行开业之前,我曾在伊东丰雄的事务所任职,西泽则是在1997年自行开业。
       我们最初成立SANAA的原因,是希望一起处理国外竞标和日本国内的大型案子。我们各自继续做小型住宅与室内案件,但也有例外,例如泷泽直己的三宅一生门市。
       我们两人都认为,三个办公室距离必须相近,大家才可以差不多在五秒内,从一个办公室移动到另一处。我的事务所与部分的SANAA工作在这里,而西泽的事务所与部分SANAA的工作在那里。事务所空间在同一栋建筑,这一点我们很重视。对事务所的另一个概念是工作室要在一个空间,大家才能在一起相处……

创意原则

       有与无之间的暧昧,材料与空间之间的浮动特性,向来吸引我们。我认为我们所有设计的根源,不光只是想为规划案提出更好地解决之道,或构想一流的空间结构,而是超越这些期望,最后创造出我们自己的创意原则。或许我们再创造一栋建筑物时,也同时试着创造出建筑物的原则。目前我们采取的做法是依据非常新的观念,让建筑物的内涵变成建筑物里面发生的人类行为,进而创造建筑形式。

日本建筑

       我们从来不援引日本传统建筑。对于日本与欧洲的设计方案,我们的态度非常一致,都要注重建筑的内涵。我们不会把日本的元素转化为建筑语录。也许我们受到历史或传统的影响,但可能是受到任何国家或文化的历史与传统。
       我们在日本的氛围下成长,无疑受到日本文化的影响。日本的氛围,是由许多半透明、透明与轻盈的东西组成。如果到荞麦面店,你会看到如果挂着很轻的布料,你可以穿过这片帘子进到店里。我们对创造出两边关系的方式很感兴趣,会运用某种不让两方那么泾渭分明的事物,让两边维持某种关系。我想,这就是我们常在案件中使用透明或半透明元素的原因。

内与外

       对于如何打造内外之间的关系,我们一向深感兴趣……
       有种趋势正在东京市区蔓延:建筑师不考虑城市与建筑的关系,只管在法规容许的范围内,盖出最大容积的建筑物。于是东京的建筑物越来越封闭,完全不信赖外在世界,试图让一切都在建筑物内进行。这种趋势倒使街道上出现许多大型的不透明体量,造成街道阴影重重,环境愈发恶劣。如果街道环境恶化,大家又会想进到更封闭的房子里。这种恶性循环正在发生……

给彼此空间

       很多人问,我们之间有没有责任分配?其实没有!我们的工作方式绝非一人主导草图,之后让员工从草图开始发展。相反的,员工从一开始就会提出想法: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之后我们借由讨论的过程来决定方向。但如果要决定某件事情时,西泽和我会一起决定。
       我们两人当中,没有谁是设计领导者。在事务所有个负责人,需要做决策时,他会来找我们。这人才是领导者。我们以平等的方式合作,但不代表两人完全相同。我们最重视的,是避免彼此迷失方向。有时我们会争执,但通常会给对方一点时间停下来思考,之后静静协调出新方向。通常我们可以有一个人感性,另一个人维持理性。每个人的感受每天都会变,一般而言,我们会一同坐在事务所的大桌子旁讨论想法。我们很少决定什么事情,喜欢思考各种可能性,直到三更半夜……

我眼中的他(她)

       SANAA的作品“明净”、“空旷”、“匀质”、“含蓄”、“暧昧”、“静谧”、“朦胧”,他们的建筑简单得令人难以理解,那些空间气质暧昧,但不多愁善感。对于他们的合作很多人的评价是妹岛很感性而西泽立卫逻辑性强,就像理解男女差别一样那么简单和理所当然。西泽立卫说:“妹岛和世是我知道的最勇敢的人,想与她合作设计的人都必须勇敢。她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不是一个空想家,她所想的都是合理存在的,我们觉得这点很令人惊奇……”,“妹岛和世意志很坚定。另一方面,当我经历挫折时,我有时会迷失方向,但她从来也没有过”。再来看妹岛和世对西泽的评价:“我逐渐习惯了直来直去的思考,而他却充满感情,我想他比我更赋有诗意”。或许这真的是一个暧昧的组合,彼此能长久地欣赏、包容、理解……

       此时耳边又再次回响起普利兹克奖评委会主席洛德-帕伦博(Lord Palumbo)为他们颁奖时的声音:“他们的建筑风格,纤细而有力,确定而柔韧,巧妙但不过分;他们创作的建筑物,成功的与周边环境,及环境中的活动结合在一起,从而营造出一种饱满的感觉及体验上的丰富性;他们非凡的建筑语言,来自他们的协作过程,这个过程独一无二而又激动人心。基于他们已完成的著名建筑和对新项目的期望,以及上述特色,妹岛和世和西泽立卫成为2010年度的普利兹建筑奖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