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决定技术,而女性主导审美

 Templesea MINDARCH 2019-03-07

  


社会越发展,财富越充足,主流的审美越倾向于泛女性化。

 

每逢战乱弗过,世道初平,经济拮据,要求所有的器物、包括建筑,必须以一种简洁的方式,实现其功能,这时期的审美是简单、直接,技术先导。可以理解为带有强烈的泛男性化审美。

 

而随着经济稳定增长,承平日久,生活日益富足,整个社会的审美开始向着精致化、复杂化发展,在实现功能的同时需要增加刻意的审美要求,审美取向由左转右,趋向于带有女性化特点。

 

当然,打仗男人说了算,过日子总得靠女人。

 

现如今,“直男审美”已被定义为顽固、粗暴且带有一点恶俗倾向的蜜汁趣味。“直男”并非贬义,但一旦和“审美”挂钩就变成了贬义。可见,在审美领域,女性主义已经取得了压倒优势。

 

人是如此


  

艺术作品如此


 

建筑亦如此

 




西方建筑文艺复兴、古典主义的缜密,进而向巴洛克、洛可可的转变,是结束中世纪的大刀阔斧的革命,向歌舞升平的巴黎宫廷审美转变。前者是个技术活,后者是个审美活。

 


19世纪英国鼎盛时代是维多利亚女王的时代,维多利亚式建筑有着异域的浪漫、瑰丽的色彩、丰富的细节。

 



两次世界大战催生的现代建筑,最初的基本诉求是解决大众的居所问题,理性至上,效率优先,早期的主流是简洁,强调的是功能和技术。这是直男的时代,是“less is more”。



 

而战后随着财富的再次聚集,大家有了更多的追求,就变成了“lessis bore”。对现代建筑的批判主要集中在对世界的多样性的破坏,显然,女性化的审美又回来了。

 

 

范斯沃斯女士,必然不能接受密斯的玻璃盒。

 

 

一个事务所似乎也是。这是大腕SOM早期的作品,充满了荷尔蒙爆棚的力量感。


 

SOM近些年在对面的作品,以及其他的许多成功作品,由对结构、体系、技术的追求,转为更多的关注于表皮、细部和形态的变化。

 




近年来流行的参数化,为审美趣味的普及提供了支撑。

曲线变得像直线一样容易实现。

 


璀璨的BlingBling表皮也不再是梦想。

 


 

至于女性化审美的学术化定义,无法给出。想要辨识“女性视角审美”和“审美女性化”的差异,也是非常令人头疼的问题。以及是否是"男人决定了审美的女性化",这个令人胆寒的问题,恐怕只能用“母亲在孩子审美塑造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来击败。


只能说一下模糊的感觉:相比简洁,更趋复杂;相比逻辑,更重美观;相比厚重,更加轻盈;相比粗旷,更加精致;相比结构,更强调表皮;相比规则,更趋变化;相比理性,更重视感情;相比经济,更显富贵。

 

不过话说回来,女性的审美再美好,创造审美对象的劳动任务依然是以男性为主。

大量的厨师、裁缝和建筑师,都是男性。

这是因为,这个世界多数的技术,依然保存在男性手中。


 

 

作为一个女性主义者,在这个即将到来的以性别为主题的节日之际,MINDARCH祝愿大家节日快乐。

并非所有的女建筑师都要成为扎哈和妹岛,生活本身更重要。




文中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涉侵权,立即删除



建筑师的个人小站

MINDARCH

有空来坐坐

新规条件下尚不能开启留言功能

欢迎消息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