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说 | 一群人 一座城


1947年,印度独立。原本的旁遮普邦一分为二,导致原地区首府拉合尔被划分出国界。因此,建造一座新首府成为印度政府的当务之急。

1950年,印度旁遮普新政府的国务理事-P.N. 撒帕尔(Thapar)和总工程师-瓦尔玛(P.L.Varma)前往柯布西耶先生位于巴黎的建筑事务所洽谈合作。最终,双方签订了一份聘任合同。柯布西耶(Le Corbusier)、马克斯韦尔·弗赖依(Maxwell Fry)、简·德鲁(Jane Drew)、皮埃尔·让纳雷(Pierre Jeanneret)成为了旁遮普新首府-昌迪加尔的建造顾问。


昌迪加尔是印度哈里亚纳邦和旁遮普邦共有的行政首府(联合领土),直属于印度政府。位于什瓦利克山脉的丘陵地带,是印度第一个规划城市。昌迪加尔的名字取自什瓦利克山上的一座古庙一一Chandi Mandir。“昌迪”意为“力量之神”,“加尔”意为“城堡”。2016年昌迪加尔建筑群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基地:昌迪加尔是距离新德里约270公里的平原,位于喜马拉雅山脚下,有着2条季节性的河流,散落着少许小村庄、谷物种植地、芒果树。印度政府雇佣了约5000位工人到现场配合工作。


规划方案的最初要求:新首府将容纳50万居民(一期工程共计可容纳15万居民,现今人口已达到150万),土地所有权归国家所有,国家可根据规划部署依法将土地转让给个人。第一份项目任务书是在基地东北角建造现代化的政府广场,即一处集中了议会大厦、大法院、秘书处、总督府的场所。要求体现出印度摆脱羁绊,展现民族独立自由的精神气。


城市规划的总体方案于1951年2-3月间拟定,城市模度以800m x 1200m的区间为构成单位,总计47个街区。柯布创建了8V道路交通循环规则,即V1:连接城市与城市的高速交通主干道。V2:负有特殊职能的城市干道。如政府广场大道、火车站大道。V3:为整个城市提供给养的高速机动交通循环网络,起到划分区间的作用。V4:横向贯通的商业街。V5:以清晰的路线将缓行的车辆引入各区内部。V6:可通达各家各户的门前道路。V7:由花草树木构成的绿化带中间展开的道路。8V:自行车道或驴车专属道。城市将由一张无可争议的交通循环网络提供给养。


建筑群的布置:议会大厦和法院拉开距离,向中间相望于总统府、广场和草坪,整个政治中心建筑群为1区是“人体”的大脑。博物馆、图书馆作为城市的“神经中枢”位于大脑附近,市中心的商业地带17区则是城市跳动的“心脏”,大学区位于西北侧,好像是“人体右手”,工业区位于东南侧,比喻为左手,整个道路系统象征着骨架和脊椎,水电等系统作为血管和神经系统,建筑群好似人体肌肉,植被象征着会呼吸的绿肺(拥有16公里长,占地达到城市总面积的40%),整体背衬着喜马拉雅山,昌迪加尔正寻求着神灵的庇护。


柯布曾写道:“1951年底,在昌迪加尔,我有幸接触到印度本源的基本快乐:宇宙和生灵之间的关系体现着博大的爱。星辰、自然、神圣的动物,苍鹰、猴子和牛;村庄里,大人、孩子和矍铄的老人,还有池塘和芒果树,万物就这样共生,洋溢着微笑,并不富庶,但比例匀称。”可见他对这片土地的喜爱。



柯布团队将当时第一世界的先进技术和第三世界的古老农业文明结合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所经历的雨季施工、经费紧张、工人技术生疏、东西方观念差异等等问题可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例如:柯布根据往年不断变化的气候资料,自创了“气候表格”施工体系,使得现场能更加规范系统的落实整体方案。当下这些问题同样考验着我们,虽然解决方法各不相同,但是建筑师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建筑行业的未来必将更加规范化。

2015年4月,昌迪加尔政府回收了柯布规划的600公顷农地,计划进一步发展城市,让拥有高新技术的法国、英国和德国企业进驻并建造钢铁与玻璃铸成的大厦。昌迪加尔正在想办法大力发展旅游业,希望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印度。



后记:柯布的堂弟皮埃尔·让纳雷先生驻扎施工现场15年之久,他不但解决了现场施工的技术和管理问题,还留下了很多室内家具设计作品。1967年逝世后,家人依照他的遗愿把骨灰撒在了当地的苏克纳湖。参与工作的还有终其一生的印度建筑师Manmohan N. Sharma等等,他们都值得被大家记住。




N说




策划出品|nko品牌中心


合作邮箱

nikko@nikkogroup.cn